中国文学中的青楼文化,中国文学史上耀眼的青楼文化

ca888,翻开中国古代文学作品,你会看到《诗经》《楚辞》《古诗十九首》等,每一部都有对妓女的咏叹。尤其中国古典文化处于高峰的唐宋时期,文学作品对妓女的艺术渲染更是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。此时,青楼、妓女多处于一种被进行审美观照的位置,例如:
唐代诗人白居易一生共有青楼诗三十首,除了何处春深好,春深妓女家、绿藤阴下铺歌席,红藕花中泊妓船、李娟张态一春梦,周五殷三归夜台。虎丘月色为谁好,娃宫花枝应自开等名句外,最值得称道的便是那首脍炙人口的《琵琶行》。诗中,青楼歌女哀怨凄婉的琵琶声,竟使白居易潸然泪下。
诗仙李白也有许多描写青楼、妓女的作品。如《携妓登梁王栖霞山孟氏桃园中》:梁王已去明月在,黄鹂愁醉啼春风。分明感激眼前事,莫惜醉卧桃园东。再如《邯郸南亭观妓》:歌妓燕赵儿,魏姝弄鸣丝。粉艳烁月彩,舞衫拂花枝。把酒顾美人,清歌邯郸词。色彩绚丽的诗歌中透露出作者无限情思。
宋代词人柳永,其作品《乐章集》90%的内容写的是青楼风光。可以说柳永是所有文人中和妓女走得最近,也最了解妓女思想感情的人。他一生流连青楼,据说其死后整个东京城的妓女休业为他送葬。
此外,像杜甫、孟浩然、欧阳修、苏轼、秦观等人创作的那些耳熟能详、脍炙人口的诗词文章,绝大部分都是在青楼里创作的。明清时期,有关青楼、妓女的小说更是层出不穷,甚至到了泛滥的地步,人手一本。
为什么中国文学作品中少不了青楼文化呢?究其缘由主要有以下几点:
一、青楼承担文化传播的中介
古时候没有广播、电视、网络等信息传输工具。对诗人、作家来说,如果想以最快的速度让天下人知道自己的作品,最好的办法就是依靠青楼妓女传唱流行。某部作品一旦得到她们的青睐,就会被迅速推广。
二、士人寻找精神寄托
科举考试关系士人一生的命运。一旦士人金榜题名,可谓光宗耀祖,前途无量。为应付科举考试,士人日夜温习,四处奔走,精神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状态,加上背井离乡,孤身在外,这时,青楼对他们来说显得格外温柔亲切。据记载,明代的南京,妓院竟开在贡院对面。对士人来说,青楼既可安慰心灵,又能为自己提供诗词歌赋文学创作的素材。这也使青楼文化有了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源泉。
三、青楼女子才华横溢,推动文学作品发展
古代青楼女子大多多才多艺,不但会吹拉弹唱,还会作诗吟赋。例如南齐的苏小小,唐朝的李冶、薛涛、鱼玄机,宋代的李师师,明清之际的李香君、柳如是等都是书画双绝,美艳绝伦,非一般青楼女子可比。以唐朝薛涛为例,她遗留下的诗大部分是赠答相知者的,其中为今人所知的着名人物有韦皋、高崇文、武元衡、李德裕、元稹、刘禹锡、萧岉等。元稹、白居易等着名诗人都有诗赠她。
正因为如上所言的种种原因,中国文学中的青楼文化如此鼎盛。而青楼文化在中国文学中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可以说,没有青楼文化,中国文学恐怕要减色一半。

中国自魏晋以来,青楼文化开始逐渐兴起,到了盛唐两宋,开始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鼎盛时期。应该说中国青楼文化兴起于魏晋,鼎盛于唐宋。青楼文化也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,它是随着唐宋文化的发展而风声水起,空前繁荣,同时青楼文化的风声水起,也丰富和促进了唐宋文化的进一步发展和繁荣。一部唐宋文学的发展史,同时也是青楼文化的繁荣史。唐宋时期,从京都到地方,从城市到乡镇,青楼妓院的大量出现,不仅汇聚了一批琴棋书画了然于胸的才女,为城乡构筑起一道靓丽的风景线;同时也为当时的文人士子提供了诗词歌赋文学创作的素材,使青楼文化有了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源泉。尤其是文人士子与青楼歌妓的结合,进一步拓展了青楼文化的崭新境界,成为了中国文学史上最耀眼的亮点。唐代文化以中唐的唐玄宗时期为最,开元盛世为唐代的青楼文化的发展和繁荣提供了广阔的舞台。当时李白、白居易、杜甫以及后来晚唐的杜牧、李商隐、温庭筠等一批文坛大家的青楼作品的出现,不仅为青楼文化增添了光彩,同时也抬高了青楼文化的历史地位。在这些名震华夏的文坛大家中,被世人称为

诗仙李白竟有十八首诗歌与青楼有关。如《携妓登梁王栖霞山孟氏桃园中》:“梁王已去明月在,黄鹂愁醉啼春风。分明感激眼前事,莫惜醉卧桃园东。”再如李白的《邯郸南亭观妓》:“歌妓燕赵儿,魏姝弄鸣丝。粉艳烁月彩,舞衫拂花枝。把酒顾美人,清歌邯郸词。”这些诗歌不仅色彩绚丽,而且透露出一代诗仙无尽的情思。白居易一生共有青楼诗三十首,除了“何处春深好,春深妓女家”、“绿藤阴下铺歌席,红藕花中泊妓船”、“李娟张态一春梦,周五殷三归夜台。虎丘月色为谁好,娃宫花枝应自开”等名句外,值得称道的是他的拿手脍炙人口长诗《琵琶行》了,青楼歌女的哀怨凄婉的琵琶声,使白居易泪水潸然,竟然湿透了他这个江州司马的青衫!杜甫一生很少写青楼诗,但他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他在《陪诸贵公子丈八沟携妓纳凉晚际遇雨二首》中写道:“公子调冰水,佳人雪藕丝……越女红妆湿,燕姬翠黛愁。”杜甫的这首诗,与他的“国破山河在,群情尽望春”的忧患意识几乎达到异曲同工的地步,因此后世文人傅乐成就曾说道:“唐代的社会,充满色情,歌台妓馆,到处林立。文人士子,大都风流自赏,有不少韵事,流傅于后
代。以杜甫的严正,也有挟妓的诗篇,其余概可想见。”晚唐诗歌多写是民生疾苦,也追求绮艳清丽的诗风
,并向往淡泊情思与致远境界。这一时期青楼诗写得最好的当推诗人杜牧。他的豪放浪漫更是无人能比,《遣怀》之作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。”而在《嘲妓》中,他吟道:“盘古当时有远孙,尚令今日逞家门。一车白土将泥项,十幅红旗补破裩,瓦官寺里逢行迹,华岳山前见掌痕。不须惆怅忧难嫁,待与将书问乐坤。”他的生命虽然与娼妓紧密相连,却也忧伤自己的命运竟如同歌女一般凄苦。当然他的传世的得意之作应属《泊秦淮》一诗;“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岸犹听后庭花。”杜牧途径金陵,夜泊秦淮,看到岸上歌舞升平昼夜不息,想到国家内忧外患,一腔忧国忧民之情油然而生,于是便发出“商女不知亡国恨”的由衷感叹。如果说唐代是诗的鼎盛时期,那么宋代便是词的鼎盛时期。因而到了两宋时期,赵宋秉承李唐的遗风,声妓之乐。盛况不衰,只不过把诗换成了词。“诗言志词言情”、“词为艳科”已成为宋词创作的主流。宋词的题材集中在伤春悲秋、离愁别绪、风花雪月、男欢女
爱等“艳情”方面。检索《全宋词》人们发现,大凡两宋时期有些名气的词人,大多与青楼有着直接的关系,因而一部宋代词史也就暗含了一部宋代青楼女子的生活史。欧阳修、苏轼,秦观,周邦彦、张先等文坛大家的青

Leave a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