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陵兵败降敌的来由

看一下李广、李敢、李陵三代的际遇,真可谓倒霉一族。李广因迷路贻误军机,自杀了;李广的儿子李敢不服,向卫青射冷箭,结果被霍去病杀了,打报告说李敢打猎时被鹿角挑死了。嘿嘿,没说是兔子咬死的,也没说是喝开水喝死的。李广封侯之难,碰上了皇帝的舅子卫青得势,到了李陵,碰上了皇帝另一个舅子李广利得势。李陵是李广大儿子李当户的遗腹子,李敢的侄子。
上帝让谁灭亡,就让谁疯狂。皇帝让舅哥成功,就让李陵做搬运工。李陵对押解粮草没有兴趣,他肚子里憋着火呢,三代的火。李家三代和皇上的舅哥过不去,或者说“既生李何生舅”,就是这么命苦,这么点背。李陵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,提出要率领五千步兵进攻匈奴,给自己压指标,还不要费用。刘皇上一听李陵的方案,估计心里一盘算,五千步兵?就是全部翘了,损失也不大,李陵这小子说不定能演一次《奇袭白虎团》前传。要知道,当时一个骑兵要用五六匹马随队保障,五千步兵,对于皇上来说,真的省大发了。
李陵为了证明自己,把自己和部下逼绝路上了。所以,不能憋着邪火做事,不能和自己的小命较劲。
李陵最后兵败降敌,至于他当时是真降还是假降,只有上帝才知道。司马迁非要说他也知道,李陵同志是假装投降。贰师将军李广利带着汉军骑兵主力,兜一圈回来了,连只兔子都没打着。皇上觉得舅哥窝囊,自己也窝火,而这个叫司马迁的史官又在这里利口嚣嚣,于是一股子邪火冒出来:“把那个噪音制造者拉出去,让他噤声!”
司马迁以为自己说得对,所以声音特响亮。问题是你对了,皇上就错了,皇上能错吗?肯定不能。
司马迁被执行了腐刑,也叫宫刑。这是一种带有污辱性的刑罚。在司马迁的《报任安书》,他悲愤地控诉了这一切。在《报任安书》中透露了这样一个情节,就是他被判定有罪以后,本来可以用金钱赎罪,司马迁的罪是“沮贰师”、“为李陵游说”,本质是指责皇帝的错误。这个罪该如何量刑,在那个时代根本没有什么规则标准,全看皇帝哥哥的喜怒程度。如果皇帝要你死,拿金山一座也赎不了。皇帝是认准司马迁没钱同时又没有人敢借钱给他,才故意增加了一个选项逗司马迁玩玩:
刘彻:“A:拿钱,B:接受手术。你选择哪一个?” 司马迁沉吟半晌:“B吧”。
刘彻:“各位观众,司马迁同学选择接受手术。确定?” 司马迁:“确……定!”
刘彻的特写镜头:一脸坏笑! 锐圆

Leave a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