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安如何教子弟ca888

《世说•德行》:谢公夫人教儿,问太傅:“那得初不见君教儿?”答日:“我常自教儿。”这话简而不明。如果丈夫经常教导儿女,妻子怎么会没见过?而谢安的回答又是严肃的,不是玩笑话。于是读者自然会考虑谢安教儿的方式上的特点。第一位《世说新语》专家刘孝标于此作注云:按太尉刘子真,清洁有志操,行己以礼。而二子不才,并渎货致罪,子真坐免官。客日:“子奚不训导人?”子真日:“吾之行事,是其耳目所闻见,而不仿效,岂严训所变也?”安石之旨,同子真之意也。刘孝标认为谢安像刘子真那样,以身教不以言教,谢夫人未能理解。但我们检《世说》,发现谢安以言教子弟的事例并不少,而且《晋书谢安传》谓安“处家常以仪范训子弟”,所以刘孝标的理解未必正确。且看《世说》中的事例:1.《言语》:谢太傅问诸子侄:“子弟亦何预人事,而正欲使其佳?”诸人莫有言者,车骑答日:“譬如芝兰玉树,欲使其生于阶庭耳。”这是段名言,“芝兰玉树”、“谢家宝树”的典故都出于此。形式是闲谈,却表达了谢安对子弟成才的殷切期望,可以说是目的性教育。2.《文学》:谢公因子弟集聚,问:“毛诗何句最佳?”遏称日: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,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公日:“‘讦谟定命,远猷辰告’,谓此句偏有雅人深致。”3.《言语》:谢公云:“贤圣去人,其间亦迩。”子侄未之许,公叹日:“若郗超闻此语,必不至河汉。”这两则,是谢安对子弟进行理想教育。他期望子弟向贤圣的高标准努力,希望他们树立治国安邦的远大志向。“讦谟定命,远猷辰告”是《诗经•大雅•抑》中的两句,郑玄解释意思是“大谋定命,谓正月始和,布政于邦国都鄙”。从文学角度看,这两句远不如“杨柳依依”四句富有诗意;而从内容看,它表达的是政治家的胸襟、谋略和工作作风。谢安对子弟称扬这两句“偏有雅人深致”,用意不是很明显吗?4.《忿狷》:王令诣谢公,值习凿齿已在坐,当与并榻。王徙倚不坐,公引之与对榻。去后,语胡儿日:“子敬实自清立,但人为尔,多矜咳,殊足损其自然。”

Leave a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