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羲之与皇帝

ca888,“圣”是最崇高的尊称。王羲之是中国历史上唯一获得“书圣”称号的人,可见他在中国书法艺术的至尊地位。连几位皇帝也对他推崇备至,留下了有趣的轶事。南朝梁武帝萧衍,特别推崇王羲之的书法,大量收集王羲之的真迹,命周兴嗣把一千个“王字”编成字书,作为皇族子弟的识字课本。周兴嗣面对着一堆杂乱无序的“王字”摹本,苦思冥想,彻夜不寝,终于编成了“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……”这篇琅琅上口的《千字文》,数千年来成为重要的后蒙课本。而周兴嗣的须发都变白了。萧衍不但亲自写了一批书法作品,还是位书评家。他作的《书评》以具体形象品评历代书家,语言优美精练,至今犹为人所引用,尤其是他评“王字”的名句:“王右军字势雄强,如龙跳天门,虎队凤阁”,已成难以移异的定评。隋炀帝也喜爱“王字”,收集大量“王字”书帖,巡幸江都时,也把它们和其他珍贵书籍载在一船,以备阅览。不幸舟沉,这批无价文物沉入水内,损失无法估量。唐太宗对“王字”更是爱慕崇敬,下诏以国库财力高价购求王书,四方供献毕至,其中难免真伪混杂,又令褚遂良审定甄别,共得真迹二千二百九十纸,装为一百二十八卷,保存了重要文物。玄奘法师翻译完毕西行取得的佛经后,唐太宗亲为作序,序文成后,命僧怀仁集“王字”摹勒上石,立于京城,开创了书法史上集字立碑的先例。房玄龄等撰毕《晋书》后,唐太宗亲自撰写了《王羲之传》的《传论》,评价“王字”的书法艺术成就为:“详察古今,研精篆隶,尽善尽美,其唯王逸少乎!观其点曳之工,裁成之妙,烟霏露结,状若断而还连;凤翥龙蟠,势如斜而反直。玩之不觉为倦,览之莫识其端,心摹手追,此人而已。”唐太宗最喜爱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,为这幅“天下第一行书”费尽心血。《兰亭序》遗迹在王家是传家至宝,七世孙出家为智永法师,也是成就很高的书法大家,临终时,将“兰序”帖传给得意第子辩才。辩才对其极为珍爱,将寝室顶梁凿空,密藏于内,秘不示人。唐太宗得知“兰亭”帖在辩才处,曾三度延请,供养优洽,但辩才始终不肯交出。最后,太宗密派萧翼伪装书生,与辩才谈书论艺,十分相得。一次,萧拿出随身摘带的“王字”给辩才鉴定,辩才说,虽是真迹,然未佳善;于是从梁上取下“兰亭”帖,与之共赏。某日,乘辩才外出之机,萧翼窃得这份《兰亭序》帖真迹,呈交太宗。辩才归来,发现真象,当即昏厥。唐太宗得此真迹,喜爱无比,命供奉榻书人赵模、唐承紊等各摹榻数本,以赐皇太子、诸王、宠臣。公元649年临终时,对太子说:“吾欲从汝求一物,汝诚孝也,岂能违吾心耶?”他所求的就是这幅须臾不离的“兰亭”真帖。高宗即位后,遵从父命,把它作为殉葬宝物,埋入昭陵地下。从此,人间再也没有看见这件书法艺术的瑰宝,只有几份摹本传世。

Leave a Comment.